站在船头看着郁郁葱葱的树木,林承志吐出了一口浊气。

因为船上还有其他人,张巧娘一肚子的话都憋在心中不敢问。

上了岸跟村里人一分开,张氏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孩子他爹,大哥他真的要娶侯府的那姑太太吗?”

林承志说道:“刚才大哥的话难道你没听见吗?这事都板上钉钉了。”

张巧娘苦笑道:“我就是有些不敢相信。大哥大嫂两人以前多恩爱,大嫂这才走多久他就要另娶了。”

林承志神色平静地说道:“你刚自己不也说了,那可是侯爷的女儿。娶了那女人肯定对我大哥仕途有很大帮助,若不然怎么会如此迫不及待地成亲。”

一年后林承钰再娶,没人会说什么。可现在,哪怕是他这个亲弟弟都心有戚戚。

张巧娘难受地说道:“大嫂以前对大哥多好,难道这些他都忘了吗?”

林承志没接着话,只是说道:“也幸亏分家了,若不然我们这辈子都没好日子过。”

兄弟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谁,在林承钰心中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不用靠他们。

林承志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样能过上好日子。也是铺子的生意好,让他越来越有信心了。

想到这里,林承志说道:“清舒说得对,靠人不如靠己,自己挣下来的才是最稳妥也是最靠得住的。”

秋风抚慰野外美丽的民族少女

听到这话,张氏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当家的你是不知道,有好几个妇人都在非议清舒没回来参加大嫂的丧事,说她无情无义没心肝。”

林承志沉着脸说道:“那些个长舌妇,你就不会骂她们吗?”

他当日搬出来时这些人明里暗里讥笑他傻,等他铺子开起来后从承安哥以及另几个交好的哥们家买了菜蔬跟山珍。这些人,又舔着脸拿着东西说要卖给他。

对这些人,完不需要给他们留脸面。

张氏红着脸说道:“大嫂丧事上,我哪好骂人。我就跟她们说清舒被她外婆带去了府城,根本不知道今天是大嫂的丧事。要不然以清舒的孝心,肯定会回来的。”

“嗯,你这样说很好。”

张氏迟疑了下道:“当家的,清舒真不知道这事吗?”

她觉得以清舒的精明,顾老太太应该是瞒不住她的。

林承志苦笑道:“肯定知道。我猜测是因为大嫂尸首没找着她跟顾老太太一样不相信大嫂已经没了,这才不回来。”

想着清舒的性子,张氏倒是相信这个说辞了:“当家的,大嫂没了哥又要另娶了。这娶的还是侯门女,清舒跟安安以后要在她手底下讨生活还不知道要受什么苦呢!”

这个林承志倒不担心:“顾老太太有钱又有祁夫人撑腰,大哥带不走她们姐妹两的。等过些年,就清舒那聪明劲崔氏在她身上讨不到便宜的。”

张氏点点头。

临近中午,清舒与顾老太太才到了祁夫人所在的避暑山庄。

这避暑的庄子坐落在两座山的中间,走到庄子外就感觉到丝丝的凉意。

一进了庄子就是耸入云霄的参天大树,树木将阳光遮挡,走在里面也特别的凉爽。两旁种满了各色的花草,不过太阳太大这些花草都没精打采的。

寒香见到顾老太太跟清舒,福了一礼:“见过姨太太、表姑娘。”

掀开帘子,迎了两人进去。

顾娴正在吃葡萄,看到顾老太太怀里的安安不由站起来问道:“娘,怎么这孩子如此像爹呀?娘,这孩子是谁的?”

安安如今正在学说话,看到顾娴叫了一声:“姐姐……”

清舒每天都教她叫姐姐,所以这两字叫得特别顺溜。

顾娴闻言笑呵呵地说道,也不嫌安安流着口水脏:“娘,她好可爱,给我抱抱。”

清舒嘴角抽了抽,同是女儿这待遇这待遇一个天一个地。

顾老太太朝着祁夫人说道:“姐姐,你让她们下去,我有话跟顾娴说。”

祁夫人让其他人都出去,只留李妈妈在屋子里。

叹了一口气,顾老太太说道:“顾娴,你该知道你不是十岁而是二十五岁了吧?”

顾娴点头道:“我知道,姨婆跟我说了。”

就算不说十岁跟二十五岁的模样哪能一样,一照镜子就会发现不对了。

顾老太太指着清舒与安安道:“她们两个都是你生的,都是的亲生女儿。”

顾娴吓得手一抖,差点将安安摔了。

安安还以为在跟她玩,舞动着双手咯咯地笑。

“娘、娘,娘你没开玩笑吧?”

顾老太太说道:“这么大的事能跟你开玩笑吗?你之前不是说为什么清舒跟你长得那般像吗?她是你生的,自跟你像了。”

顾娴看着仿若缩小版的自己,面色很是纠结。这、这竟是她闺女。

良久,顾娴才问道:“娘,她们既是我的女儿,那我肯定嫁人了呀!娘,孩子他爹人呢?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我。”

清舒:“娘,我爹当日娶你是为顾家的万贯家财。如今顾家败落他又被侯府的姑娘看中,就跟你和离另娶侯府之女了。你太过伤心大病了一场,病中整日浑浑噩噩的。病好了以后,你就成这样了。”

祁夫人皱了下眉头。一句谎言,需要无数的谎话来圆。

顾娴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不可能吧?爹眼光怎么会那般差,将我嫁给这么个嫌贫爱富虚伪卑鄙的男人?”

清舒直言不讳地说道:“娘,我爹不是外公给你找的,是你自己相中的。当日你哭着喊着要嫁的,外婆不同意你还绝食相逼。”

顾娴一脸怀疑地看着顾老太太,问道:“娘,她说的是真的?”

顾老太太点了点头。

顾娴苦着脸说道:“那我当时一定是脑子进了水或者猪油蒙了心。”

要不然,怎么会为了这么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清舒摇头说道:“不是。我爹长得比较好看,你是图他的美色。”

顾老太太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

顾娴讶异问道:“真的?有多好看?”

清舒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很好看。娘,你若是想知道,我带你去找他。”

顾娴扫了清舒一眼,说道:“他都另娶了,我还去找他干啥?他见了我还以为我舍不得他,想要死缠烂打呢!哼,别让我再见到他,否则我一定要打得他三个月下不了床。”

清舒觉得失忆后的顾娴特别可爱,不,确切地说她娘小时候非常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