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振东和陆雨筠两人往回走,苏天雄站在原地,看着两人进去,脸上满是惆怅。

二十多年,希望能来得及补偿。

现在他已经彻底从苏家脱离出来,他主动请缨脱离,二十五年前亲手毁掉的幸福,他想重新追回来。

不过陆雨筠也是心软,或许是心中还放不下吧。

这么多年带着苏以珂相依为命,绝不改嫁,她的内心只装得下一个男人。

尽管苏天雄负她这么多年。

但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呢。

两人进房间,苏以珂看到来那个人一起进来。

“我刚好在小区门口碰到伯母回来,一起进来。”徐振东很随意的说道。

至于陆雨筠想要何时与苏以珂言明,这个还是让她来决定吧。

“振东,我明天开始可能要忙了,总不能一直待在身边无所事事!”苏以珂很认真的说道,“我和其他几个负责人商量了一下,我们打算进军燕京市场,这是块大蛋糕,应天那边暂时交给黎善颖,我主事燕京这边。”

“那行啊!”徐振东表示赞成。

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

这些时间跟在徐振东身后,算是回归以前的医生生涯,但她的夙愿一直是药膳坊那边。

苏以珂走过来,牵着妈妈的手,似乎有些冰凉,说道:“妈,怎么了?外面太冷了,手都冷冷的。”

“我……我没事。”陆雨筠看着女儿,有些欲言又止,最终没有点破,说道:“那我也去帮。”

“嗯,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做事了,快到春节了,我们要赶在春节之前开张。”苏以珂说着。

这么一说,徐振东才想起快要春节了。

这段时间很忙,妈妈一直叫自己回家过年,上一年没有回家,今年一定要回来。

“对哦,快到春节了。”陆雨筠好像顿悟了什么,说道:“振东,以珂,们两个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趁着春节带以珂回家见一下父母,然后把们的婚事敲定一下。”

“可以啊!”徐振东没有任何考虑,直接说道。

“妈,我还没准备好呢!”苏以珂面容娇羞,拉着妈妈的手,有些撒娇的意思,”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结婚啦。“

“那也可以先订婚。”陆雨筠说道。

“我妈也是一直催我回家,我可能要提前回去。”徐振东说道,看了看时间日历,说道:“我提前一周回去,还有半个月时间。”

“那我不行,我这边要开张的话很忙,那我慢点再过去吧。”苏以珂说道。

“都行。”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夜,无尽的黑。

一夜无事。

次日,徐振东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而是陪着苏以珂前去和药膳坊的几个负责人见面。

一共有三个女子,他们都没见过徐振东,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第一次见到,很诧异徐振东这么年轻,店铺她们都已经看好,现在就是装修,买一些设备之类的。

简单的见面,主要就是让这三个负责人和徐振东见一面。

然后徐振东回到医院工作。

这一天,依旧看到苏流欢在医院等待。

“师父,这个苏流欢一直来等,每天都来,真的不打算帮忙吗?”刘若香试探性的问道。

徐振东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班时间,不过患者还是挺多的,看了一眼苏流欢,起身走过去。

看到徐医生走过来,苏流欢急忙站起来,恭敬的说道:“徐医生,您明天有时间吗?”

“我今天有!”徐振东很随意的说道:“现在过去。”

“好,好,好!”苏流欢惊喜,内心激动,顿时有些失措,急忙侧身,做了请的姿势,“徐医生,请,您请!”

徐振东走过去。

刚走出医院大门,迎面走来的是黑龙。

“徐医生,这是要出去?”黑龙看向徐振东,再看向身边的苏流欢。

“给我揽的活啊!”徐振东苦笑。

“这不是下班时间吗?”黑龙看向苏流欢,表情稍微有些严肃。

“黑龙长官,我……”苏流欢面对这位长官,有点发秫。

“不管他的事。”徐振东很随意的说道:“来找我是为了那事?”

“是的!”黑龙有些苦恼,说道:“苏家的事,难道不满意?”

“也还行!”徐振东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这样,我明天开始,接下来的半个月,我就去那边,半个月后我要回家过春节。”

“就半个月的时间?够吗?”黑龙有些迟疑,有些贪。

“如果觉得不够,可以春节过后。”徐振东说着,看向苏流欢,道:“走吧。”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咬了咬牙,说道:“徐医生,春节后。”

徐振东没有说话,上车了。

在上车期间,苏流欢已经把这个消息告知家里,特别是爷爷,还有妈妈。

一个小时后。

车子停在苏家别墅大门,苏冠林亲自过来开车门。

苏冠林现在是苏家的代理家主,亲自为一个晚辈开车门,但没有人敢说半个不是,他们都知道徐医生的身份,一个不小心,苏家会成为下一个丁家。

“徐医生,来了,请!里面请!”苏冠林很客气的请徐医生进去。

其他人跟在其后。

苏流欢的妈妈出身很普通,因为苏天恒的情况,一般有地位的家族是不会嫁给一个下半身瘫痪的人,神志也是逐渐不清楚。

不过这么多年过来,她也算是在贵族中培养了贵族气质,人很有礼貌,不多话,端茶倒水做的很到位。

期待的目光看向这位年轻的医生。

“徐医生,先吃饭,刚好是饭点!”苏冠林急忙说道。

“我这突然而至,会不会有点打扰们啊?”徐振东说道。

“没有,没有。”苏冠林急忙说道。

“我先看看病人吧,我今晚有约,就不陪们了。”徐振东说道。

确实是有约,苏以珂和三个负责人说今晚要一起吃饭,徐振东已经答应过去了。

“行,按照徐医生的意思。”

苏冠林马上带徐振东走进卧室,卧室整理的很干净。

这是苏天恒的卧室,他此刻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看着天花板。

徐振东走过去,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真气横渡过去,游走一遍,眉头微皱,经脉堵塞很严重,神经也被挤压了几条重要的主线,血液等等更方面都出现问题。

一身都是病!

五分钟后!

徐振东确定了他的所有症状,确实是很棘手,需要一个流程一个流程的来,慢慢疏通他的体内经脉,一身疾病,一项一项得来治呗。

“徐医生,如何?”苏流欢的妈妈急忙问道。

“可以治!”徐振东平静的说道。

“呜呜呜呜,终于有救了,老天开眼啊!”

苏流欢的妈妈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泪花直接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