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景烯故意说这些,就是要让顾老夫人对沈家的人起隔阂。这样将来她也能安心地留在京城,而不是回平洲了。

所以,他将官哥儿绑架以及海贼潜入家中报复的事也都说了。

符景烯解释了自己当晚为何做防备:“沈涛将家丁护卫都带走,家里空虚。若是沈家的仇人要来报仇,当晚是最好的时机。所以当日晚上,我就让伯父的一个女护卫将她接到我住的院中。”

“我知道伯母胆子小,怕吓着她就让她吃了安神的药,事后也不敢告诉她。这事还是沈伯父出狱后告诉她的。”

顾老夫人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是说沈涛将家丁跟护卫都带走了?家里一个人都没留?”

符景烯点头说道:“是,就留下丫鬟婆子以及老头跟小厮。”

顾老夫人脸色铁青。

符景烯又加了一句:“他们不仅将家里的护卫跟家丁都带走,还跟我借用蒋方飞跟李钱几人,我没同意。也幸好拒绝了,不然当日未必能将那些人吓走。”

顾老夫人气得不行:“他们这是根本没将你跟阿娴的死活放在心上。”

清舒倒不意外,说道:“外婆,有句老话说得好,只有碰到了事才能看真正清楚一个人的本性。沈家这些人,除了沈伯父一个都靠不住。”

顾娴要留在沈家她管不着,但经了这次的事她是不会让顾老夫人去沈家养老的。

顾老夫人苦笑道:“以前觉得都是好孩子,没想到……”

红色悠闲自在

符景烯说道:“外婆,你跟伯母两人对沈涛与霍氏他们来说不过是外人。既是外人,又怎么会真正放在心上。”

“外婆,只有清舒跟安安才会将你的安危跟身体放在头位。”

清舒明白过来,符景烯故意说这些就是想让外婆对沈家寒心。这样,外婆以后也不会想着去平洲跟沈家人一起生活了。

想到这里,清舒很感动。

顾老夫人稳了稳神,问道:“除了这些,还有其他事吗?”

符景烯又将顾娴将嫁妆卖掉的事说了:“外婆你也不用担心,沈家还有不少的产业。伯母的嫁妆虽卖了,但我想沈伯父应该会给她补回来的。”

顾老夫人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沈家还有产业?”

“沈伯父这些年赚了数百万的家资,他不嫖不赌,也没其他什么特别的嗜好。哪怕吃金喝银也不可能只攒下二三十万的家资。”符景烯说道:“而且我听沈涛话里的意思,他们在海外应该有不少的产业。”

清舒不由看了他几眼,只在福州呆了几天竟就将沈家的底给挖了。这样的本事,莫怪上辈子年纪轻轻就成了飞鱼卫统领。

顾老夫人皱着眉头说道:“怕是绑匪也如你这般想,这才绑架了官哥儿。”

虽然对沈涛夫妻有意见,但孩子到底是无辜的。绑架那么小的孩子,绑匪也真是丧尽天良。

符景烯摇摇头说道:“这绑匪不是别人,是官哥儿的大舅。”

“你说什么?”

别说顾老夫人,就是清舒都唬了一跳:“景烯,你是说是霍家大爷绑架的官哥儿?他做什要绑架官哥儿。”

“因为他欠了赌坊好几万的银子,要没钱还债赌场的人会剁了他的手。”

顾老夫人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就为了还债,他就绑架官哥儿?”

这也太丧尽天良了。

符景烯点头道:“他索要的十万两赎金,是沈涛卖了家中产业用来打点的。等于是说,这是沈伯父的救命钱。”

顾老夫人苦笑道:“以前瞧着挺好的孩子,怎么变成这般可怕了。”

“霍大太太一味地娇惯,出了事不仅不惩罚还帮着隐瞒。霍英航会变成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奇怪。”

绑架外甥这么大的事她竟还帮着遮掩着,有这样的亲娘孩子不长歪才奇怪。

符景烯看着顾老夫人一脸难受的样子,说道:“外婆,霍家跟沈家不过都是外人。他们如何,与我们无关。”

既是宽慰顾老夫人也是表明立场,他是不会将霍家跟沈家当亲戚待的。

顾老夫人疲惫地说道:“景烯,清舒,我有些累了,你们先下去吧!”

听了这么多爆炸性的消息,她有些受不了了。

符景烯说道:“外婆,你要保重好身体,不然清舒跟安安该担心了。”

“我知道的,我休息下就好。”

两人出去以后,顾老夫人与花妈妈说道:“你说当初那些孩子瞧着挺好的,怎么现在都变成这样了?”

花妈妈对沈涛印象挺好的,但她并不喜欢霍珍珠。

想了下,花妈妈说道:“其实不是变成这样,是一直以来都这样。”

顾老夫人抬头看着她。

有些事花妈妈一直隐着没说:“当初我们在福州时送给大姑娘跟二姑娘的东西,大奶奶每次都让人打探清楚送的什么东西。”

“老爷送两位姑娘东西,她知道后埋怨了好几次,说又不是亲女儿送那么多贵重东西也太浪费了。”

沈少舟送姐妹两人贵重物件她不满这个倒可以理解,毕竟用的是沈家的钱,而清舒也不是亲姑子。可顾老夫人用自己的钱给姐妹两人置办的东西她也要管,这手就伸得太长了。

顾老夫人面色一变:“这些事你怎么当初不告诉我?”

“老夫人,告诉你除了让你添堵又有什么用呢?”

当初她力劝老夫人来京就是这个原因。霍氏对老夫人的好都是表面功夫,两位姑娘才是真心孝顺老夫人的。

花妈妈说道:“老夫人,就算将来你要回平洲养老也不要跟沈家的人住一块。”

顾老夫人摇头道:“若是我不跟沈家人住一块,清舒也不放心。”

花妈妈闻言立即说道:“那咱不回平洲,就在京城养老。”

顾老夫人还是摇头:“清舒跟安安也不可能一直都呆在京城。景烯将来外放,难道我还跟着去地方上。”

“姑爷不会反对的。”

顾老夫人嗯了一声道:“景烯是个孝顺孩子,他肯定不会有意见。只是要万一外放到辽东,难道我也跟着去?”

京城的冬天她都受不了,更不要说更加寒冷的辽东了。

花妈妈不由笑道:“还有二姑娘呢!总不可能两位姑娘正巧都外放,且都外放到辽东吧?”

顾老夫人摇头道:“景烯是上无父母,家里也没兄弟姐妹,我跟着他一起生活外人也不会说什么。安安以后的夫婿,肯定不能跟他一样。”

不是嫌弃符景烯,而是独自一人有事连帮衬的人都没有,所以安安以后一定要找父母俱在且有兄弟姐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