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出掌!”

谢烟客也不客气,面上青气一闪而过,双手忽的变成碧绿色,袖袍鼓荡。

但见慕容复一动不动,便连最基本的防御招式都没有,谢烟客不怒反惊,本来要推出去的双掌又在空中拐了个弯,连连变幻几个姿势,四周劲气竟是渐渐收敛、压缩到其双手上。

谢烟客面色已经完变成青色,忽然“噗”的一声,双掌带着浑厚无比的劲力推向慕容复。

慕容复面无表情,实则心中也是十分惊讶,这“碧针清掌”果然有其独到之处,掌力虽然是平推,但他明显感受到一股力量将自己往上推。

眼见掌力到得身前,慕容复几乎快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欲要拔地而起,可见谢烟客的“碧针清掌”已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慕容复探出左手起了个奇异手势,一伸一缩,谢烟客那极为精纯的掌力登时消失不见。

谢烟客一怔,怎么没了?紧接着便看到慕容复右手推出一掌,与自己的“碧针清掌”竟是一模一样。

谢烟客大惊失色,刚想运气抵抗,那凌厉至极的掌力一到得身前,“啊”的一声,谢烟客登时直直飞起,“砰”一声,撞在厅顶。

众人并未看清适才慕容复如何接谢烟客的“碧针清掌”,只见得慕容复反手一掌“碧针清掌”将谢烟客打上了天,心中不禁暗暗佩服不已。

谢烟客起身后,倒也没受什么内伤,躬身一礼,“‘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老夫心服口服!”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大厅。

慕容复心中得意非常,竟是摆了一个高手惯用的姿势,负手而立,转而看向段正明,“不知段皇爷纡尊降贵,驾临燕子坞,有何贵干呐?”

酷似冰冰的美女

段正明苦笑一声,“贫僧法名本尘,已不是什么皇爷了,此次前来燕子坞,主要是为了敝寺的六脉神剑剑经。”

“哦?大师何出此言?”

段正明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敝寺枯荣大师十年前曾察觉到有人入寺盗经。”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