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

听完老板讲的这些事,吴双的脸上写满了复杂。

几乎人人都在抱怨命运的悲惨,可实际上上天已经眷顾了大多数人,像小女孩这样的家庭在夏国这个超百亿的人口大国里应该还不少。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小姑娘这次去上京市能把病瞧好,要不然……等将来小姑娘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绝对会更糟!”

老板摇了摇头,随即转身走到了店里。

给一个人希望是好事,可希望突然像蜡烛一样熄灭会更可怕。

“吴总……”

桌子旁,小庄欲言又止,但最后并没有说什么。

……..

一夜无话,翌日,因为吴双买的是九点飞往上京市的机票,早上八点庄岩就开始把吴双送到了机场。

候机大厅里,取了机票,看了看时间,

吴双开口道,

粉嫩杨伊湄展露迷人身姿

“庄,这下没事了!等我回来后再给你打电话。”

“没事,等您过了安检我再走。”

小庄摇了摇头。

送老板是他的工作职责,怎么能在老板还候机的时候就先离开?

“对了,吴总,您这此要是到了上京市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及时打电话,我有一个叫强子的老战友在那边的公安厅上班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随即小庄再说道。

“行!”

吴双点了点头。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候机大厅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随即就看到有不少保安和大批的群众向大厅的东北角围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

见到这样,吴双和庄岩齐齐眉头一皱。

……..

不说这边,机场的东北角看热闹的旅客是越来越多,早已把某个座椅处围的严严实实。

圈子里,只见一家三口正惊慌失措的望着外面的人,与此同时三人的面前还有五六个手持相机的男女不停的对着三人拍着照。

“小姑娘,你说吴双是你的表哥,对嘛?”

一边拍,一位留着短发的女子边拍边问道。

“是的!”

似乎这这种前所未见的场面镇住了,听到女子的问话旁边的男子面色难看的刚想要阻止,却是发现小姑娘已经弱弱的点了点头。

“求求你们了,都别问了…..好吗?我们还要赶赶飞机。”

终于,男子鼓足了勇气对了那些长枪短炮说道,

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了,再问下去,好多事情可能真的就瞒不住了。

话说,今天他们一家三口要去上京市,结果换完机票正在大厅等待的时候,自己的孩子无意间说了一句表哥的古源景区好像又上新闻了……

本来一家三口说说也没什么,可偏偏他们的座位后面坐了几个也要赶飞机的娱乐记者。

他们一听表哥的古源景区等字样,顿时来了兴趣。

古源景区是谁的?整个夏国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这么推断的话,这个小女孩是吴双的表妹了?

可吴双对外公布的身份是在福利院长大的,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秘?

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一幕。

“大叔,你别害怕!我们只是想采访一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看到男子如此,一名娱乐记者当即皱了皱眉。

现在可是挖料的好时候,怎么能轻易放过。

“我们…..”

男子脸色愈发难看,他转身想要拉起自己的姑娘离开,却是发现周围被挤水泄不通不说,这些记者也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这位大叔,众所周知,吴双是福利院出来了,无亲无故,好像根本没有什么亲戚。现在你们自称是他的亲戚是不是意味着吴双的身份造假了?”

此时,一娱记再开口问道。

他的话说的很直接。

“这…….”

男子的脸色瞬间涨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了大叔?你说是还不是!”

娱记这种挖料的敏感度很高,一看男子的反应当即兴奋的搓了搓手。

这其中肯定有货,要不然男子不会这样的反应。

其实不光是这几个娱记,就连围观的人群也纷纷好奇了起来。

吴双现在可是名人,如果真的隐瞒了身份的话绝对是一个超级大瓜,会对古源的声誉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

甚至还有可能会拖累古源大学。

“这….这…..”

被逼问,男子手足无措的不停的捏着衣角,同时他无比担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

如果自己为了女儿说谎,肯定会引起大麻烦,好多人都会来追查这种事。

但如果不说谎,自己前面骗女儿的所有事情都要露馅,女儿一下子没了希望…….

“大树,如果吴双的身份没有造假的话,那您是不是在打着吴双旗号招摇撞骗?”

在男子愈发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名女娱记再次抛出了一个很有争议性的话题。

“我爸爸没有招摇撞骗,你不能这么说我爸爸。”

这次,没等男子回应,女孩倒是先忍不住的开口呛道。

在她的心里,她的爸爸是最伟大的,绝不是骗子。

“爸爸,你给他们好好说说,我的表哥就在古源景区,咱们家附近的好多叔叔阿姨都知道这件事!”

女孩很激动。

“孩子…..我…..”

这一刻,男子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

他真的很想说社区的那些叔叔阿姨都是好心…..但这种话该怎么说?

沉默了好一会,男子似乎终于想明白了,

他缓缓的蹲到了女孩的面前,

“孩子,其实咱们家和吴双没有关系…..一点关系也没有…..是爸爸妈妈骗了你。”

男子选择了对自己的孩子坦白。

事已至此,再骗自己的孩子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

“爸爸,我们和表哥……那……”

哗!

下一刻,女孩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煞白,眼神更是比之前黯淡了太多太多。

她心心念的古源大学,她的望月楼在这一刻瞬间化作了泡影,作为一个孩子,一时间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她这次还准备去上京市好好配合医生治疗,等着明年参加高考读大学…结果…一切都是骗人的。

“看来果然是一个打着吴双旗号招摇撞骗的,能报警了!”

外围,娱记听到这个答案心里忍不住的失望起来,虽然这件事也能算的上是一个小新闻,但远远没有男子承认这件事的爆点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