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她说,顾辰也注意到那老妪一手拄着骷髅拐杖,另一只手拿着个透明的琉璃瓶。

   那琉璃瓶中,用不知名的液体浸泡着一根墨玉般的手指,正是那极道器官毒厄指!

   老妪直接毒杀了拍卖厅里一半的修士,不论是鲸盟的人还是客人,亦或是天庭的其他考生,都有遭殃的,手段凶残无比。

   “千绝婆婆,交出毒厄指来!”

   一些早已等候在拍卖厅周围的考生冲了出去,试图抢夺毒厄指。

   那可是最有价值的拍卖品,意味着考核第一,谁都舍不得放弃!

   “呵呵,就凭你们这群废物也敢来抢老身的东西?”

   千绝婆婆身上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紫光,气息波动强盛无比。

   “神通圆满?”

   冲上去的修士脸色骤变,想要退后,那千绝婆婆手里的骷髅拐杖却一指,一道乌光迸发而出。

   嗤~~~

   只见那名修士身体瞬间化成了一滩脓水,毫无反抗之力!

   白衣短裙少女户外写真清新可人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不寒而栗,这老太婆太强了!

   顾辰从千绝婆婆身上收回忌惮的眼神,赶紧问道。“徐华华,我们的目标呢?在哪?”

   徐华华早就盯着了,指向被破坏的建筑物一角,“那里!那家伙刚刚用储物戒带走了白鲸的牙齿化石,不过他中了千绝婆婆的毒,实力跌了一半。”

   顾辰听闻,眸光瞬间锁定了那正逃出烟尘的修士,瞳孔里浮现出一片紫色。

   铁木大弓被他拉成了满月,他气势陡然爆发,使出了流云衔燕箭术!

   嘣嗖——

   利箭划破天虚,箭身上凝固了顾辰的元力,如惊涛拍岸!

   噗嗤!

   那修士身中剧毒,好不容易拿着抢来的宝贝匆匆忙忙逃跑,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生死危机!

   他猛地转过头去,只见一道亮光充斥在他的眼前,眉心一凉,紧接着人就失去了意识……

   一箭射穿了眉心!

   不是对付假人靶子,顾辰第一次对活人使用箭术,就射穿了一名神通境修士的脑袋!

   “好厉害的箭术!”

   徐华华惊喜的道,双手连忙掐诀,只见那倒地的尸体周围,一具土黄色的傀儡从地里钻出,一把摘走了尸体遗留下来的储物戒,然后又土遁逃走了!

   那动作之快,周围根本没有修士来得及反应。

   “好机灵的傀儡。”

   顾辰也由衷的赞叹了句,这徐华华对傀儡的运用十分灵活,先有那守望蜻,后有这土行傀儡,妙用无穷。

   二人的这第一次配合,可以说是完美无缺。

   “哼,不过是侥幸罢了。喂,我们的人呢,怎么还没见出来?”

   史聪在旁边目睹了整个经过,对顾辰那一气呵成神准无比的箭术也有点惊讶。

   他暗暗思忖了下,倘若自己使用的不是黄级极品的宝弓,或许做不到像顾辰那样。

   想到此他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故意出言嘲讽,还不耐烦的催促同伴。

   他们五人联手,说好三人进拍卖厅,他和另外一人在此接应。

   “应该要出来了才对,也不知他们抢到手没有。”

   史聪同伴神情阴郁,千绝婆婆的强势让很多人意想不到,此刻他有些担心自己的同伴已经挂了。

   那一边,有数名神通后期的修士围住了千绝婆婆,试图从她手里抢到毒厄指。

   “还剩下我的目标,它在哪里?”

   顾辰询问徐华华,比起史聪两人只能被动等待同伴,徐华华的能力要好用太多了。

   她的傀儡不易被盯上,又能极好的掌握局。

   “有点棘手,你要的东西本来并不起眼,但它和那玄级下品的生还丹一起被人取走了。”

   “那人似乎……”

   徐华华的声音忽然小了起来,顾辰听闻,瞥了眼不远处的史聪,嘴角露出了讥笑。

   “动手吗?”徐华华幸灾乐祸一问。

   “一起解决了。”

   顾辰回以冷冽笑容。

   ……

   “来了来了!他们出来了!”

   史聪的同伴突然叫起来,两人都是精神一振,看向从拍卖厅里狼狈逃出的两名修士。

   那两人正是他们的同伴,似乎有一人已经死在了拍卖厅里,余下二人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些拍卖品,正在奋力突围。

   他们带走了不少好东西,惹得其他的人眼红,有四名修士正在疯狂追杀他们。

   “快出手!”

   史聪的同伴连忙道,史聪点头,拉动紫色大弓,聚精会神,青色羽箭呼啸而出!

   砰轰!

   他的弓箭本就是厉害的法宝,加上远方的敌人不察,直接被一箭打爆了身子!

   “干得漂亮,还有三个!”

   他的同伴欣喜道。

   史聪眼有得色,从箭筒里抽出另一支箭矢,重新瞄准。

   又一箭。

   嗖——

   又一名修士成了他箭下亡魂!

   还剩两个,远处的同伴已然摆脱危险,正要跨过那千绝婆婆打斗的区域,逃之夭夭。

   这时。

   旁边不远的顾辰突然也举起了弓!

   只见他一口气搭上了两支箭,紫极瞳锁定虚空,弓弦一拉!

   嗖嗖!

   两支箭矢一前一后,如飞燕疾行,几乎在史聪射出第三支箭的同时射出!

   三支箭前后差距不大,史聪的青色羽箭带起了璀璨的焰尾,绚丽无比。

   而顾辰的箭矢光芒凝而不发,透着一股森然杀机!

   噗嗤!

   史聪的箭再一次贯穿了一名敌人,追杀者只剩下一个。

   他正要得意的拔出第四支箭,笑容却猛地凝固了。

   因为视线之中,两支不知何时出现的利箭撕裂滚滚气流,直扑他两名快要脱困的同伴!

   噗!

   一箭射穿了脑袋。

   噗嗤!

   另一箭贯穿了胸口!

   两名修士瞪大了双眸,身体因利箭带来的强烈惯性往后抛飞,眼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他们不明白,本该是援助的箭矢,为何要了他们的命?

   “王八蛋!竟敢坏我好事!”

   史聪和余下的同伴立即反应了过来,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顾辰,惊怒无比!

   “嘻嘻,你也受死吧!”

   徐华华笑着道,史聪同伴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具傀儡,似预谋已久,朝他抬起了机关手臂,噗噗噗噗噗!

   一片针雨倾盆而出,如暴雨梨花,瞬间将那修士射成了马蜂窝!

   “不……”

   那修士凄厉惨叫,往后仰倒在地,血泊一片!

   他们刚刚的注意力都在远处的同伴身上,没想到会被旁边的人给活活阴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