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欣先是一愣,随即放眼望去,但见得长廊上横七竖八的女子食甚,登时脸色冷了下来,凛冽的目光落在就近的黑衣甲士身上,脚步一动,就要上前。

但斜刺里却是陡然伸出一只手来,拦住了黄欣。

“你做什么?”黄欣疑惑的看向慕容复。

慕容复微微摇头,“你就呆在这保护好这些人,剩下的交给我!”

他语气淡然,但其中的杀意几若实质,便是黄欣身子都不觉打了个寒颤。

“那你小心些!”黄欣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低声呢喃了一句。

众女的安有了保障,慕容复自然不会再有所顾忌,当即探出一脚,登时间,长廊上带起一连串的残影,紧接着便是“噗噗噗”一阵喉咙被刺破的声音响起。

顷刻之间,慕容复身子已经在长廊另一头站定,再回身时,“砰砰砰”,一众黑衣甲士相继倒下。

黄欣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不过短短瞬息之间,慕容复又取了二三十条人命,虽说这些黑衣甲士比起她上次见过的死士还差了些,但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寻常一流高手被他们缠上,也很难脱身。

至于她身后的紫衣女子等人,早已吓得脸色苍白,但同时,心中也隐隐舒了一口气,有此高手在,此次说不定真能逃离这个火坑。

相反李思蓉先是一脸震惊,随即却是露出几分跃跃欲试的神色。

慕容复在解决了碍眼的黑衣甲士之后,目光一转,落在早已退回牢房的老太监身上,嘴中淡淡道:“该你了!”

春天里的清新美少女

“哼,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老太监脸上闪过一丝病态的嫣红,冷哼一声说道。

慕容复嘴角微微翘起,也不说话,身形一晃,手起一掌便朝老太监打去,掌心劲力吞吐,途中之时陡然亮起一道金光,震得虚空嗡嗡作响。

老太监登时心中一凛,他本来实战经验就不多,先前在慕容复手下吃了点小亏,对其已是十分忌惮,此时见他随手一掌便有这么大威势,一时间,气势已是弱了三分。

眼见掌力到得近前,老太监身子一晃,急忙闪向一旁,同时双手一阵模糊,竟是凭空多出了数十根纤细如发的银针,手腕一抖,都甩向了慕容复。

慕容复不禁微微一愣,那银针一脱手,便化作数道寒光,邪异而森冷,正是他数次打过交道的葵花宝典。

不过与东方不败比起来,眼前之人的葵花宝典功力显然还差了不止一筹,慕容复手掌一翻,便将掌力尽数轰击在银针上,“哧哧哧”一阵雨打落叶的声音响起,银针部掉在地上。

那老太监与慕容复拉开几个身位之后,才敢回头看上一眼,见自己一向引以为杀手锏的银针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一时间也是呆愣原地,脸上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慕容复倒也没有继续攻击,只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也修炼了葵花宝典,你跟那个老妖怪是什么关系!”

老太监先是一愣,随即不知响起了什么,脸色登时变得难看无比,不过嘴中却是说道,“杂家不认识什么老妖怪,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来!”

“这才一招你都接不下,”慕容复鄙夷的看了老太监一眼,“你还想接几招。”

“欺人太甚!”老太监当即大怒,手中快速的掐起了印诀,随即便见其身形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咦!”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惊愕,刚才他从老太监那里感受到一股别样的波动,当即右手凭空一握,已然激射出数尺的剑气又顿在了空中,他倒要看看,此人所施展的武功是什么样的。

有了慕容复这一留手,老太监那边立即轻松下来,掐诀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到最后已经是完模糊的一团。

三个呼吸的时间过去,老太监陡然喝了一声,“去!”

话音未落,老太监的身形诡异的一闪,竟是完消失,但他所站之处却是凭空多出了成百上千的银针,密密麻麻的,劲丝牵动,银光流转,看上去既是绚丽,又觉阴森。

“葵花宝典还有这一招!”慕容复也微微吃了一惊,要知道,寻常武林中人,所说的“凭空消失”,也不过是身法速度太快,旁人难以看清的原因,才会误认为是凭空消失,但眼前的老太监,竟是整个人都没了,连气息也没有,而且光是那千余根银针,就已经足够令人胆寒。

就在慕容复心念转动之时,那一团由银针劲气构成的“光丝”快速的朝扑来。

慕容复当即不敢大意,脸上青红之色一闪而过,双掌立于胸前,隔了寸许,一道劲气从中激射而出,瞬间在身前形成一堵真气墙。

真气墙呈乳白色,淡淡的光晕流转其上,劲气之间棱角分明,犹若经脉一般,竟是在缓缓流动。

那“光丝”团倒好似有人操纵一般,见得这一幕,也不禁顿了一顿,但也就仅仅一瞬间,便速撞向真气墙。

“噗”,光丝团撞到真气墙上,登时间,真气墙上豪光大放,好似刺猬一般,凭空长出大片凌厉的尖刺,不过光丝团也毫不示弱,每一丝劲气都好似一把利剑,从尖刺的中心直穿而过。

慕容复一边运功,一边细细感应了一番,登时心中恍然,这一招虽然看上去很厉害,但其实那些“光丝”的威力并不如何大,以至于“光丝”刚一接触到真气墙,便立时现了圆形,露出一根银晃晃的细针。

至于银针上附着的劲气,在自动没入真气墙消失不见。

“哼,花里胡哨,华而不实!”慕容复暗暗撇了撇嘴,当即力运转乾坤大挪移与斗转星移,登时间,真气墙如同长鲸吸水一般,疯狂的吸取“光丝”团上附着的劲力,一根根银针则是暴露出来,插在真气墙上,微微颤抖着。

眼见“光丝”团就要原形毕露,劲力所剩无几之时,异变突起,一只略显干枯的手陡然探了出来。

看上去无甚威力,但其往真气墙上轻轻一按,登时间,真气墙分崩离析,碎裂成块,转眼消失不见,而先前那些钉在真气墙上的银针则是微微一抖,激射向慕容复。

“这才是你真正的杀招!”慕容复心中闪过一丝了然,惊声出口,背后一股凉气冒出,当即果断一松掌力,脚上使了个“迎风回浪”,身形爆退。

到得此时,“光丝”团也显现出老太监的身形虚影,配合着银针更是得势不饶人,化作一大串流光,直射向慕容复,速度奇快无比。

在场的众女中,除了黄欣,根本没人敢直视场中二人的战斗超过片刻,至于黄欣,此时心中也颇为惊骇,她自幼修习九阴真经多年,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内力一直增长缓慢,至今也不过达到超一流的水平,若让她来接老太监这一招,她自问是接不下来的。

慕容复双脚连点地面,身形极速后退的同时,脑中也是飞快的盘算着用什么武功来接下这一招。

乾坤大挪移与斗转星移方才已经使过了,肯定是不行的,六脉神剑攻击范围太小,若是一击不中,很难建功。

虽然慕容复很想往侧面让过去,但他身后还有黄欣、李思蓉诸女,只要让得半步,这些人是必死无疑的。

转眼间,那银针所化流光已经近在咫尺,慕容复当即一咬牙,双掌在胸前上下一搭,身子微微后仰,登时,周身浮现出一个淡金色的薄薄气罩,正是龙象般若功中的“小迦叶气罩”。

“铛铛铛”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响起,慕容复刚刚撑起气罩,那流光便已撞到气罩上,饶是他如今的心智之坚,心脏也不禁“砰砰砰”直跳,生怕这气罩突然就碎了。

不过这“小迦叶气罩”终究没让慕容复失望,好半晌之后,撞击声停了下来,金色气罩虽然极尽黯然,但依然完整,没有一根银针射进来。

慕容复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转瞬又变得恼怒起来,本以为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没想到对方竟还藏有这样的绝招,也怪他先前太过托大,若是一开始就雷霆出手,哪会落到这么狼狈的下场。

而此时的老太监身形也完现了出来,不过状态似乎极差,脸色灰白无比,手脚无力,已然瘫软在地上。

慕容复冷哼一声,手肘微沉,双腿微曲,右手一掌缓缓推出。

“吼”一声正震颤虚空的爆鸣声响起,一道浑厚无匹的金色掌力猛然击出,迅捷如电的拍向老太监。

老太监登时脸色大变,口中慌忙喊道,“你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这话显然不是对慕容复说的。

“嘿,老夫还以为你一个人就能搞定呢,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求我!”老太监话音刚落,一个苍劲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随即一个黑影从不远处一个牢房中闪了出来,人未至,手中陡然亮起一道青光,随即便见一物事一闪即逝的击向慕容复的降龙掌力。

“砰”一声大响,青光倒飞而回,不过金色掌力也是轰然散去,这一击,竟是与慕容复五成功力的一掌打了个平手。

Ps:书友们,我是非语逐魂,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