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的册封大典,易安跟着长公主进宫观礼。自跟着长公主学礼仪,宫中有什么事她都是跟着长公主的。

因为现在是重孝期,加上皇帝缩减宫内开支,所以这次的册封大典也是一切从简。

易安这次进宫穿的是一身青色的长裙,内衬月白色小袄。梳着坠云髻,头上戴着一支珍珠发簪。除此之外全身上下一样首饰都没戴,可以说着装非常的简单了。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她这样着装也不突兀。

太后见到两人进来,先恭敬地给长公主行了礼。现在皇室之中,辈分最大的就是长公主了。

长公主坐下后,慈眉善目地说道:“这些年也不容易,现在终于熬出来了。以后啊,就只管享福了。”

心思多的人听到这话,总觉得话里有话。

张氏笑着说道:“也是托了姑祖母的福才有的今日。”

她都不敢回想以前的事,担心丈夫又忧心儿子,真的是备受煎熬!好在熬了二十多年终于熬出来了。

易安福了一礼,笑着说道:“恭喜太后娘娘,也祝愿太后娘娘万福金安,福寿绵绵,长命百岁。”

这不伦不类的祝福,让张氏脸上的笑一下僵住了。原本儿子坐稳储君之位后,她想着好日子就来了,还筹谋着让侄女做太孙妃,却不想儿子竟要娶邬易安。

自赐婚的圣旨下达以后,她就没过一日安生日子。每次只要一想有这么一个粗俗不堪的儿媳妇,她就烦躁得吃不下饭。

长公主将她这反应收入眼底,笑了下说道:“这孩子不大会说话,不过她是真心实意地祝好的。”

清纯气质邻家美女双眸含情脉脉诱人特写图片

张氏压下心头的不悦,笑吟吟地朝着眼招了招手说道:“好孩子,快坐到哀家身边来。”

易安忍着恶心走到太后身边。

太后拉着她的手,关切地说道:“怎么有黑眼圈,昨晚没休息好吗?”

易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想着今日要来参加太后娘娘的册封大典就激动得不行,因为太兴奋导致一晚上没合眼。”

在军中粗话狠话甚至荤话她张口就来,不然也不会那么快在军中站稳脚跟了。所以只有她想不想做,而没有做不到的。

上次来参加丧事的时候,她被长公主要求对太后嘘寒问暖。当时真是硬着头皮照做,不过有了头次接下来就顺畅多了。

张氏面色一顿,轻轻地拍了下她的手道:“有心了。”

册封大典开始了,张氏进屋换了衣裳。因为一切从简,所以册封仪式很快就完了。

长公主等册封仪式一完,午饭都没吃就带着易安回去了。

坐在宽敞温暖舒适的马车内,长公主靠在六福捧寿靠枕上说道:“刚才与太后说话时语气太生硬了,应该更柔和一些才行。”

“我会注意的。”

长公主看她恹恹的神情,笑着问道:“很难受?”

“比上次好多了。”

长公主笑了下说道:“以她的性子是不可能喜欢的。所以将来与她相处大面上过得去就行,其他的顺其自然。”

易安说道:“京城之中那些夫人太太,喜欢我的没几个。”

她可没忽略几个妇人看她时,那眼底之中流露出的不屑。

长公主莞尔:“确实,谁都不喜欢自己儿子娶个这么凶悍的媳妇。不过她们不喜欢无所谓,尧蓂喜欢就足够了。”

易安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长公主笑了起来:“在我面前无需演戏。我知道对赐婚的事心有芥蒂,我也不帮他说好话。不过这个度要把握好,不要让人钻了空子。”

易安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摇头说道:“他要没这个心别人哪能钻得了空子,他要有这个心我也拦不住。”

当然,她也不想拦。

在赐婚之前,她就想嫁个自己喜欢且对方也喜欢她的人。等成亲以后再生两个胖娃娃,能上战场上就再拼一把,不能就好好教导孩子再开个武官什么的。可赐婚以后,这种憧憬再没有了。

长公主说道:“尧蓂与我说他以后不会选秀纳妃,我想他将来肯定也会与说这句话的。易安,这话听一半就好。”

易安听到这话惊讶不已。

长公主笑着说道:“是个好孩子,我不想将来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将来进宫一定要守好自己的心。”

易安忍不住问道:“长公主,不是很疼皇上吗?为何与我说这样的话。”

长公主说道:“尧蓂现在是皇帝,他将来肯定会有三宫六院的。哪怕他不愿意,张氏也会逼着他添人的。”

易安笑了下说道:“是啊!若皇上不纳妃,那张雯雯怎么办?总不能让她青灯古佛相伴一生,太后娘娘可舍不得呢!”

“明白就好。”

易安真心实意地说道:“长公主,谢谢。”

不仅谢她的提醒,更谢她的教导。

长公主看着她,说道:“道谢就不必了。我既答应教导自要尽心尽力了。”

她也希望尧蓂跟易安两人能一辈子恩恩爱爱的,只是她知道难如登天。男人都喜欢新鲜感,尧蓂现在稀罕易安不假。可过个十年八年,他会不会就腻了?一旦腻了,那各色的美女就任他挑了。到那时,真正伤心的就是那个全心全意付出的女人了。

回到公主府,长公主就与易安说道:“我有些累了今日就不教了,可回去探望下家人。”

易安想着自己也有十来天没回去,点头道:“是,姑祖母。”

退出屋子,易安就去找封小瑜了。

封小瑜此时正在陪着晏哥儿,看到她不由笑问道:“今日去参加太后的册封大典可还顺利?”

“册封仪式很简单,我们呆了一个时辰不到就回来了。”

封小瑜也不意外,毕竟现在守孝期间且皇帝要求一切从简。就是皇宫的吃穿用度,也都减了两等。

易安说道:“我过来是要跟说一声我现在要回去了,明早再过来。”

封小瑜笑着问道:“吃饭了没有?”

“没有,准备回去吃。”

封小瑜笑了下说道:“要不我们去清舒那儿吃,等吃过午饭再回去,说起来我们三人好久没在一块说话了。”

易安倒没意见,只是看着她抱着晏哥儿说道:“外面那么冷,孩子带着不方便。”

“没事,让乳娘带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