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通缉令散播向整个道界,凭借九大道庭的能量,他们若无安的藏身处,早晚会被人发现的。

袁刚义自己倒是有几处藏身处,足够隐秘,只是眼下去哪里,又不听他的。

“别急,稍安勿躁,先搞清楚情况吧。”

顾辰微笑道,随后带着三人兜兜转转,最后进了一处酒楼。

四人刚刚在二楼窗边坐下,就见一批银甲修士在街上横冲直撞,直奔酒楼而来,随后在酒楼门口也贴上了显目的三张通缉令。

然后,银甲修士们上了楼,要了酒菜,稍作休整。

顾辰四人看到这一幕,对视了一眼,并不出声,安静的吃着酒菜。

“子凡兄,这通缉令是怎么回事?看你们挺忙的呀。”

酒楼内有认识这批银甲修士的人很快就凑了上去,好奇的打探消息。

这几日,通缉令可以说是贴遍了周族旗下的各大城池,但对于这三人究竟犯了何等大罪,知道之人却是不多。

“是你呀。”

周子凡本来不予理会,看是认识的人,且家族有几分背景,犹豫了下,道:“这是鸿影山庄要求颁布的通缉令,与我周族无关,据说目前各大山海各大势力都已经接到了通缉要求。”

清纯气质王艺萌的蕾丝女仆秀高清图片

“什么?道庭通缉的人?整个道界都通缉了?”

之前问话之人顿时一脸动容,在场其他听闻的客人也沸腾了。

“鸿影山庄向来负责处理九大道庭的大小事务,可以说他们代表着天下人的意志!能被山庄天下通缉的,那会是犯了何等大罪?”

“九大山海一起通缉,这种情况十万年也未必会出现一次呀!”

酒楼里一下热闹了,顾辰平静的喝着酒,其他三人脸色各异。

“子凡兄,那三人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能否和我们说说?”

之前问话的人又开口了,其他人也忍不住眼巴巴的看着周子凡,内心充满了好奇。

这本是很快会传遍天下的事情,也不算什么机密,迎着众人的目光,周子凡忍不住爆料了。

“呵呵,不久前在第二山海的滨海城举办了一场拍卖会,不少道界的大势力都出席了。”

“可没想到,在拍卖会的最后一天,通缉令上的这三人血洗了滨海城,导致了各大势力不少长老、中流砥柱和天才弟子陨落,损失之惨重,根本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这一场袭击中死掉了诸多圣人和圣王,就连大圣级别,都战死五位,重伤一位!”

周子凡兴奋的说着,说到动情处甚至口沫横飞。

酒楼内的客人们听得心惊胆颤,叹为观止,万万没想到,平日里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圣境强者,竟然会被人切菜砍西瓜似的干掉了那么多位!

“你说的是真是假?若真死了那么多位大圣,恐怕道界局势都要动荡了!”

一个听客忍不住道,尽管他知道周族的子弟没有理由造谣也不敢随便造谣。

“嘿,千真万确!如今第二山海,尤其是泡沫海那边都闹翻天了,各大势力气急败坏,势要抓住这三人!据说甚至有好几位道祖露脸了,因此还大打出手!”

“神圣世家、沧海族、星海宗、驯龙宗……这次死掉的太多是身怀大道术传承的势力大佬,他们的死引发的怒火,必定要用无尽的鲜血才能浇灭!”

周子凡如数家珍,将死去的大佬们一一介绍道出,听得众人更加震惊,越发兴奋。

上层的大人物死得再多,与他们终究没有多少关系,大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死去的这些圣者他们背后的势力都在道庭占有一席之位,也难怪鸿影山庄要通缉,影响实在太大了。”

“这三人能杀掉各方势力那么多高手,必然也是修为通天之辈,不知他们究竟是何来历?”

“不管什么来历,得罪那么多大势力,他们都必死无疑了!被抓出来凌迟处死,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众人唏嘘不已,聚拢在周子凡等人身边许久,待到彼此都聊得尽兴了,才逐渐散去。

顾辰四人在旁边从头听到了尾,对于目前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各大势力的确还没发现他们的下落,周族也只是给了道庭面子,才大张旗鼓的张贴通缉令,但似乎也没有认真搜查的打算。

顾辰注意到,死掉的人里,驯龙宗的曲奉先和薄御的死也被怪在了三人的头上,似乎没有人想到可能是陈云飞所为。

要知道,曲奉先和薄御并未死在丑皇的袭击中,而是事情过后尾随他才死的。

顾辰本以为这是一个隐患,没想到自己给自己顶包了。

这总归是件好事,不过周子凡和众人闲聊间还提起了幽游街,说幽游街的主人也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顾辰当时可是把美杜莎放回去了,她搞什么鬼?

“看来得尽快和美杜莎联系了,她若真死了,我可就白忙一场了。”

顾辰喃喃道,想起和美杜莎约定好的联系方法,现在风口浪尖也算过去了,她若没死,应该在等着自己联系。

关于方源,他可是有很多问题迫不及待的要询问美杜莎,那么多年了,有些真相也该揭开了。

“老夫死了?”

海冬心听说死掉的大圣里有一位是沧海族的,不由得若有所思。

这死掉的沧海族大圣自然只能是他,只是他明明是失踪了,何以推断他死了?

旁人或许不清楚他的生死,但老祖宗不可能猜不出来。

“老夫若没死,沧海族就必须给各方一个交代,还是老祖宗睿智。”

海冬心很快想到了最有可能的解释,一阵唏嘘。

如此一来,他是万万不能露面了,至少短时间内无法回族里去。

众人离开酒楼时天已经黑了,那周族的周子凡等人也在差不多时候离去,似乎事情办完,要回族里去了。

顾辰一行隐匿在暗中,远远跟在了后头。

丑皇、袁刚义和海冬心都不知他的想法,只以为他还想从周族子弟的嘴里撬出一些情报。

只是一路上顾辰都未曾动手,也不让他们动手,有些奇怪。

一直到了周族的大本营,那巍峨的巨城映入眼帘,众人才意识到顾辰另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