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雅典,战神山下。

看到亚里士多德手提柏拉图的头颅,苏业暴怒,就要冲过去。

突然,修昔底德动了。

绚烂的魔法洪流瞬间淹没苏业。

苏业身上的防护魔法要么被瓦解,要么毫无用处。

强大又繁多的魔法,封禁苏业。

修昔底德的右手搭在苏业的肩上。

“不要伤害亚里士多德。”

修昔底德把一枚空间之戒戴到苏业手指,然后一推。

苏业跌入位面传送门中。

修昔底德戴上黑色的斗篷帽,回望一眼柏拉图学院,消失不见。

柏拉图之战,结束。

可爱清纯大学清秀小师妹唯美写真

深狱平原,魔狱城。

苏业摔在地上。

刹那后,无穷的力量涌出,击溃所有的负面魔法。

苏业起身,看到自己正位于城主府墙外,略感心安,微微皱眉。

修昔底德竟然向自己释放了极少见的魔法,位面之怒。

这意味着,自己至少在一年之内,无法返回希腊所在的星球。

“看来,柏拉图早就针对众神,甚至预言出众神的一些手段。这次的行动,我可能只是导火索。那么,在法师塔里,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到底发生了什么?柏拉图为什么不让我杀亚里士多德?修昔底德为什么……”

苏业突然面色一变。

自己的分身怎么没了?

是进入了被隔绝的世界,还是……被强大的存在杀死。

帕洛丝在哪里?

苏业急忙施法,唤出分身。

一个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面前。

所有的经历都不存在,所有的记忆一片空白。

和帕洛丝进入传送门的那一刻起,分身就好像死亡。

“到底发生了什么,帕洛丝在哪里……”

苏业茫然失措。

刹那之后,苏业深吸一口气,拿出魔法书,开始通过书写整理自己的思绪,克制住情绪的波动。

苏业疯狂在书上写写画画,很快明晰了目的。

“第一,动用人力物力寻找帕洛丝,现在无法去希腊,但可以利用西西弗斯或拉伦斯联系上吕托斯,展开搜寻。同时,让吕托斯代替我向雅典娜献祭,或许可以得到帕洛丝的下落。总之,寻找帕洛丝是第一要务。”

“第二,查清楚柏拉图之战的真相。”

“第三,增强自己实力!加速建造六芒星法师塔群,同时加深学习高等魔法知识,为半神之后做准备。”

“第四,扩大势力。既然已经与众神决裂,那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扩大势力,积蓄力量,最为重要。”

“第五,反击众神!马上跟燃颅城的古泰坦谈判,加入他们,摧毁深狱堡垒,剑指奥林波斯!不过,可能会跟阿克德斯相遇……”

“第五,大力发展魔法师力量。我要把柏拉图地狱分院打造成世界魔法师的中心!希腊无我立足之地,就在地狱建立新世界!”

“第六……”

苏业陆陆续续写了三十多条,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随后,苏业看了看修昔底德送给自己的空间之戒,大型的半神器空间之戒。

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高等物资,魔法材料,魔法器,魔法用品,都是柏拉图学院需要的物资。

甚至包括火山熔炉,只是没有思维殿堂。

还有许多魔源徽章。

其中有一枚很熟悉,那是尼德恩的。

苏业缓缓取出尼德恩的魔源徽章,轻轻地抚摸着。

不知道他是否参与了柏拉图之战。

苏业一枚一枚取出魔源徽章,一枚一枚融入自己的魔源徽章。

无形法袍这个传奇魔法,不断地叠加。

唰……

苏业传送到城主府的议事厅中,食指关节轻叩虚空,城主府的钟声响起。

当……

“陛下回来了!”

众多魔狱城下属放下手中的事,快速赶来。

当……

第二声响起。

当……

听到第三声,许多下属面色微变。

当……

当……

连响五下,警笛响彻城。

城戒备。

正在修建法师塔的大师们也停止手中的工作,皱眉抵达议事厅。

下属们陆续进入,大部分魔物看到苏业的人类形态,愣了一下,但灵魂印记感应到依旧是苏格拉陛下,放下心。

但是,那些契约者,那些人类,尤其是曾经认识苏业的人,傻呆呆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苏业?”西西弗斯试探着问。

格雷戈里惊道:“不可能吧!苏格拉就是苏业?难道苏业是炼狱魔王伪装的?”

其余传奇大师骇然望着苏业,那个传说中的年轻天才,难道是个魔鬼?

其余魔物也疑惑不解,城主到底是哪个种族的?

所有人中,唯有拉伦斯无比平静。

苏业坐于城主王座上,静静地望着门外猩红的深狱平原天空,一言不发。

下属们很快安静下来,根据次序落座,静静等待,暗中交流。

西西弗斯急得抓耳挠腮。

许久之后,苏业望向拉伦斯,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拉伦斯犹豫片刻,道:“我们第一次进入燃颅城,在恶魔肠胃角斗场,柏拉图大师的分身联系我,说让我好好辅佐你,并说出了您的身份。”

“之后呢?”

“就在前几天,我又收到柏拉图大师的魔法传讯,他说柏拉图学院可能会有变化,希望我在魔狱城建立一座新的魔法学院,由您命名。”

“地狱分院。”苏业道。

“好,那就叫柏拉图学院地狱分院。”

苏业点了一下头,突然道:“不,就叫柏拉图学院。从今以后,魔狱城的柏拉图学院,是主院。我会开辟出一片城区,要建立和柏拉图学院一模一样的学校……不,十倍于柏拉图学院的地方!”

拉伦斯愣住了,魔法师们也愣住了。

拉伦斯猛地站起,惊道:“雅典发生了什么?”

苏业一挥手,半神圣域的力量改变现实,一点醒目的白光浮现在议事大厅中,宛如纯白的海胆。

众人看过去,只觉进入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完的雅典场景展现的面前。

这个场景停留在亚里士多德出现的那一刻。

柏拉图学院的废墟,残破的法师塔上,亚里士多德右手执十龙剑杖,左手拎着柏拉图的头颅。

“怎么会这样……”

拉伦斯面色惨白,身体颤抖。

其余魔法师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见过柏拉图的魔物也呆住。

“柏拉图大师他……去世了?”拉伦斯过了好一会儿才望向苏业。

他的眼中,泪光闪烁。

波顿长叹一声,道:“深红之瞳好像炸了锅一样,在讨论柏拉图之战。我又通过深红之瞳联系到了魔法议会,里面也一样,都在讨论整件事,甚至还有事情完整的魔法回放。你们要看吗?”

“我还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回放吧。”苏业道。

“遵命。”波顿望向苏业的目光中,尊敬更多,骄傲也更多。

波顿手中的深红之瞳外放立体的魔法影像,众人静静地观看。

雅典的上空,浮现天国之门,随后,天使王军团陨落。

接着,柏拉图的声音在议事厅中回荡。

“在哲学的世界,没有专属国王的平坦大道。”

“在魔法的世界,亦无专属神灵的至高王权。”

“理想所在,真理永存。”

“无限位面,当人神无分。”

“理想之地,当天地永安。”

魔法师们眼眶湿润。

神罚之雷出现,接着,希腊各地的祭司冲入柏拉图学院,最后是整整五尊新神。

魔物们看得头皮发麻,这些力量,足以杀死下位神。

之后,苏业出现,展现出强大的力量。

魔物们原本只是头皮发麻,看到苏业的力量,身开始发麻。

以至于最后苏业杀死惊慌之神化身和毁灭战神山,魔物们毫不惊讶。

在场的人类不同。

苏业太可怕了!

竟然毁灭了战神山!

魔法影像放完,整个议事大厅静悄悄的。

地狱矮人黑酒很快脱离恐慌,满面笑容,双拳紧握。

陛下太伟大了!

陛下才是真正的魔神!

什么狗屁燃颅城主,在陛下面前,就是一只小虫子!

自己跟对了魔!

西西弗斯望着苏业,问:“我看到爷爷进入了柏拉图学院,父亲没有。你的那些奇怪半神,很像神魂半神,其中有大量半神家族的子弟,他们本来分散在世界各地,唯一可能集体出现的地方,就是神选战场,这个时间也对得上。你与帕洛丝,进入了神选战场,然后呢?”

苏业缓缓说出事情的经过,最后问:“你知道传送门把帕洛丝传到哪里去了吗?”

西西弗斯呆了许久,摇摇头,道:“我从来没听说这种情况,爷爷和父亲也没有说过。”

“你准备一下,回雅典,帮我寻找帕洛丝。找不到帕洛丝的话,你就死吧。”苏业冷漠地看着大舅子。

西西弗斯完不在乎,点点头,道:“我接下来力寻找妹妹,等我回家,就进行献祭,向女神祈祷,哪怕不知道具体位置,也能知道在什么位面。你不要急,一定能找到。”

苏业点点头。

西西弗斯突然道:“怪不得之前我和帕洛丝被包围的时候,明明没人提起我的名字,你却一口叫出。我当时只是觉得奇怪,没深想,现在才明白原因。”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马上滚回雅典,寻找帕洛丝。波顿,为他准备位面传送门。”苏业道。